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日本美女> 正文

九流传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3:25

夜,无月。一声惨叫划破天空,惊起林中鸟雀。伴随着这声刺骨的惨叫,几道黑影掠过,衣襟带风,“嗖嗖”作响。夜已深,林已寂,但今夜,又有几人能睡个安稳觉?金陵城外,紫竹林深处,一方残破的草屋之内,此时却灯火通明。透过早已破损不堪的窗户,依稀可见人影。七人面色凝重,正盯着躺在地上的这具尸体。这具尸体是位近五十岁的男性,死时穿的只有入睡时才穿的白色单衣。尸体上并没有明显伤口,也并没有流出一滴鲜血。面色正常,也绝非中毒身亡。看他的面容,十分安详,仿佛入睡了一般。除了那双早已失去光芒,灰暗的,并没有瞑目的眼睛。在场的这七个人心理都明白,这个人的死,并不是这么简单,因为他们是共同收到了一张纸条,才深夜相约于此。更何况,这已经是这一个月以来,死的第二个人了。谁也不会想通,这七个人是怎么聚在一起的。因为单从他们的衣着就能看出,这七个人的身份、地位完全不同。有官、有商、有文人、有小孩,甚至还有一位背着锄头的农夫。“还是晚了一步…”身着暗红色官服的中年男子喃喃道。“哼,李锦图李大人,想不到这次你居然会来,我以为你早已忘记了你是九流中人呢!”说话的,名曰商蠡,乃一肥胖商人,满脸横肉,几乎看不见眼睛。“商兄此言差矣。我们上九流九门,向来同气连枝,一门有难,我身为上九流之首,岂能坐视不理?”李锦图道。“也多亏李大人仍记得自己是上九流之首,我看李大人这两年来升官发财,对这上九流之事,可不挂心的很啊!”商蠡道。“商兄,我知道你对于我接下九流印,统领上九流这事,一直耿耿于怀,但身为九流人,死为九流鬼。如今华藏死于非命,你却还有时间和我逞口舌之争?”李锦图正色道。听李锦图说完,商蠡刚想发作,就被身边的白衣文士舒墨生拦了下来。“二位老兄,切莫动怒,李大人如今贵为朝中宰相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谋的可都是百姓生计,怠慢了九流事物,也在情理之中,商兄还是切莫责怪。如今最重要的,是一个月内,上九流九门之中,已有两位门主丧命,这当中定有蹊跷!”舒墨生顿了一下,继续道:“我们上九流九门:帝、贤、隐、童、文、武、农、工、商之中,只有帝门门主李兄,贤门门主庄友道,隐门门主华藏三位不晓功夫,而庄友道、华藏二人门内更是人才凋零,实难有自保之力。如今庄兄。华兄双双殒命,定有人刻意为之,扰我九流之太平。”众人听了舒墨生所言,皆若有所思。而商蠡却冷笑了一下:“看来,还是当官好啊,不但门人多,身边也不乏高手保护,要么,哼哼…”李锦图听罢,微微一笑,不予理会。而站在舒墨生身边的以年轻女子却忍不住道:“商蠡,你够了!如今两位兄弟大仇未报,你还在这里诅咒李门主,可是我们九流容你不得?”商蠡听罢,反而大声质问起来:“报仇?从何来报?你作为武门门主,连你都看不出这华藏是如何遭的毒手,我们一帮门外汉能看出什么?庄友道以贤闻天下,交友甚是广阔,别人知道他住在哪一点也不稀奇,但是华藏,隐居于此已经七年有余了,莫说是江湖其他门派,就连我们上九流门人,也只有各位门主,及个别长老知道他的隐居之所。报仇?我看是先要查出内奸更为要紧吧。”原来这位青衫年轻女子乃上九流武门门主,薛宝宝。薛宝宝听商蠡说完,面色微红,想反驳,却无话可说。而茅屋中的其他人,听了商蠡的话之后,同样沉默不语,毕竟他所言非虚。一时间,茅屋安静的可怕,只留下烛火晃动的影子,及地上并没有瞑目的冷冰冰的尸体,氛围甚是诡异。“哼,天下间,能做出如此之事的,也只有下九流门人了,这还用想?”薛宝宝恨恨地说道。“薛门主切勿无端揣测,虽说下九流与我们上九流一直不和,但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。这次庄、华两位门主的离奇死亡,没有真凭实据,我们决不可莽撞行事!”李锦图道。“既然我们之中,武功最高的武门门主都看不出这华藏是怎么死的,那我们只能求助高人了…”站在李锦图身旁的红衣男孩说道。看这红衣男孩也不过十一二岁,说话声音也稚嫩得很,但是从他的目光之中,可以看出,这个男孩,绝非泛泛之辈。“我觉得江小流兄弟说得不错,如今我们几人既然束手无策,不妨求助于他人。”说话的是个背着锄头的憨厚中年汉子,显然就是一平原农夫,因整日的风吹日晒,面色黝黑。定是上九流农门门主铁二爷了。李锦图点点头道:“出了这片紫竹林两日路程,便到了金陵城,平九流医官就在那里,只不过,我们上九与平九素无瓜葛,如今突然求助,不知他们能否施以援手啊!”铁二爷道:“李大人放心,我与平九医馆有些往来,素年前我身负重伤,药石无医,犬子便带我来到这金陵城,寻药平九医馆。那荀老馆主仙风道骨,热血心肠,在不知我是农门门主的情况下,全力施救,这才苟活至今,从此之后,我与荀老馆主一直有书信往来。这次,他定会帮忙!”李锦图听罢大喜“那事不宜迟,舒墨生,你轻功了得,华兄的尸体,就交给你了…”栖霞山,又名摄山,枫叶冠绝江湖,被誉为“第一金陵明秀山”,因南朝时山中建有“栖霞精舍”而得名。而比栖霞山枫叶更为出名的,便是栖霞山角的平九医馆。平九医馆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依山而建,大大小小的医楼,有新有旧,共有二十七座。相传,这些医楼中,收藏的不仅仅是从古至今的医学典籍,还有无数的武功秘籍。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想去这平九医馆二十七座医楼中一探究竟,但碍于平九医馆戒备森严,医师、药师、皆功夫不凡,才不敢以身试险。更重要的一点是,谁也不想去得罪这江湖中救人无数的老馆主荀道紫。荀道紫已耄耋之年,发虽白,但面如孩童。想来医术高超,驻颜有道。他平生最为得意的,有三件事情。第一,交友满江湖。第二,医人遍天下。第三,是有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儿子,荀天佑。荀天佑虽三十有九岁,但在江湖中,却早已名声大震。二十余岁单枪匹马,毫发无伤,端了吕梁山大盗周冷一窝,劝其改邪归正的事迹,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。而江湖上的传言,更是神乎其神。说那荀天佑,已将周冷杀死,但又重新将其救活,这才使那杀人如麻的大盗,放下屠刀,隐居世外。“小懒蛋,让你磨的药,磨好了么,你就在这打瞌睡?”荀道紫声音虽厉,但难以掩盖脸上浓浓的笑意。在他的身前,是一个巨大的石制药台。药台光滑的表面再加上不断散发出的阵阵药香,仿佛在述说着这平九医馆久远的历史。此时,药台的边上,一个八岁孩童,正呼呼大睡。飘落的枫叶打在他的脸上,也没有打断他的美梦。不过,这次吵醒他的,不是枫叶,也不是风声,而是他的爷爷,荀道紫。原来,他就是荀天佑的儿子,荀道紫的小孙子,荀素问。荀素问慢慢睁开眼睛,抻抻懒腰,用力地打了一个大哈欠,睡眼朦胧地看着荀道紫,不耐烦道:“爷爷,你又来打扰我睡觉,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十二次了!”荀素问见怪不怪,假装严厉道:“小懒蛋,也难为你还数着次数。这是不是说明,这个月你至少已经偷了十二次懒了?”荀素问听罢一愣,转了转眼珠,笑道:“我哪里在偷懒,我这是在梦中练功夫呢!”荀道紫听了自己这小孙子的狡辩,哈哈大笑,双手将其抱起,举了起来:“练功服?你会这么勤快?快跟爷爷说说,你在梦里都练什么功夫了?”荀素问也嘻嘻地笑了起来,道:“这你可就不知道了!睡梦罗汉你可听过?哼哼,刚刚就是睡梦罗汉大叔,在教我睡梦罗汉拳!正式紧要关头,可偏偏有人捣乱!”荀道紫笑意更浓,用自己的长胡子,不断蹭着素问的笑脸,道:“哎呦,看起来,这还是我的不是了?”“这是当然!”“素问啊,外边的人,都说爷爷这辈子,有三大得意之事,朋友多、医人众、还有就是有个你爹爹这个好儿子!但是他们都不知道,我平生只有一件事,最为得意,就是有个你这么机灵聪明的孙子!”荀道紫叹道。荀素问听爷爷这么说,也是得意之至,道:“那当然了,也不看看我的爷爷是谁!对了,爷爷,你真的有很多朋友嘛?我从出生到现在,从未出过这个医馆,医馆里的药师,医师都对我很好,但是我知道,他们都不算是我的朋友,除了扁头!”扁头,其实不叫扁头。叫扁灵枢。名字是荀天佑起的。比荀素问大了正好两岁。他是荀天佑多年之前,从医馆外带回来的。当年,荀天佑行医致江南一带,碰到一群贼人,这群贼人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更为惨绝人寰的是,这群贼人不知从何处抢来一群幼童。而扁头,正是那些幼童中最小的一个。荀天佑救出扁头的时候,他仅仅三岁,却已经三天三夜,滴水未沾。年少巨变,奄奄一息之际,却也说不出自己从何而来,荀天佑只好将其带回医馆,收为弟子。所幸扁头聪慧,又肯努力,多年以来,医术上已大有长进。荀道紫看着素问一脸认真的样子,也正色道:“没错,扁头是你的好朋友,也是你的好兄弟,灵枢、素问本是《黄帝内经》的两部分,不可分离。给你们俩取的这两个名字,也是这个意思。无论发生什么,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。”荀道紫顿了一顿,道:“朋友不在于多少,在于交心。爷爷虽然相识满天下,但是真正的朋友缺屈指可数。像你还有扁头,而和爷爷一起长大的好兄弟,现在都已经进了坟头了!所以,你大可不必羡慕爷爷。”荀素问看着爷爷忘向远处的眼睛,也第一次感到爷爷确实已经老了。爷俩这时谁都没有说话,只静静的看着飘落的火红的枫叶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